韓國女強人鄭渡暻 異鄉成就夢想

韓國女強人鄭渡暻 異鄉成就夢想

80年代的韓國仍然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國度;相反,香港適逢經濟起飛的年代,百業興旺。這段日子不單為一群在60年代出生的香港人製造了拼搏上流的機會,更為一班勇敢地離鄉別井的異地人,締造了實現夢想的踏腳石。這群異鄉客當中,包括了來自韓國的鄭渡暻和丈夫金澐泳。Text by Scarlett Wong

從小就很渴望成功,也對自己的未來充滿野心的鄭渡暻,來港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經歷,但卻有著童話故事般的情節。30多年前,鄭渡暻還是《江原日報》一位文化部的記者,一次受派進行有關相親採訪的工作,她就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子金澐泳。這位80年代的新女性,未因為愛情而蒙蔽雙眼,她反而覺得自己的能力還未得以充分發揮,期望可以到外地擴闊自己的眼界。當時正在追求鄭渡暻的金澐泳,就看中了女神的這個願望,逐向她求婚說:「我即將被調派到海外,若你能跟我結婚,你就可以實現夢想到外地學習探索,而不用留在韓國做灰姑娘。」最後金澐泳不單止兌現了他的承諾,更加與鄭渡暻一起成就了今天成功的廚具用品王國。

古語有云:「羅馬非一日可以建成。」所以現時擁有20項專利發明,年銷售額達540億韓圜,並曾經躋身全球十大規模廠房的銀星廚具王國,就是他們夫婦二人努數十年的成果。一個遊子,可以在異地闖出自己的一番事業,正好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的最好例證。

融入社會先學中文
回想當日初來報到,外柔內鋼的小妮子鄭渡暻沒有被五光十色的香港迷倒;反而她決意要征服這個新國度,植根這裡。「隨丈夫來港以後,我接受不了只呆在家中做家庭主婦,我要做點有意義的事。我明白到要在香港立足,首要就是融入這個社會;而融入社會的第一步,就是掌握這裡的語言。」鄭渡暻說。於是婦唱夫隨,鄭渡暻就跟丈夫每天上午一起跑到中文大學學習中文,風雨不改。80年代,絕大部分在中文大學學習中文的韓國人都是因為公司委派來港工作才去學習漢語,但他們二人就截然不同,是真切的要融入這個社會才學漢語。

為了可以學好漢語,他們更不惜有一年時間與韓國人謝絕來往,目的是為了可以多跟本地人交流,從而多練習令自己更能掌握漢語和融入社會。在學習漢語期間,鄭渡暻也同時萌起了創業的念頭。當時她覺得香港的廚具市場甚有空間,尤其是韓國的產品比起日本製造的產品,無論品質和售價都更具競爭力;因此她決定要與丈夫一起努力創業。

親力親為 不假手於人
為了讓更多人認識韓國的廚具產品優點,鄭渡暻親自攜著產品和說明書逐家逐戶叩門介紹;她還看中了日本高級百貨的專櫃,藉此作為擴展業務的踏腳石。為了進一步擴展業務,他們更在25年前於中國江門市自設生產廠房,更曾經發展成為全球十大廠房之一。現在他們更將公司的發展從中國國內轉移到意大利生產高級的歐洲廚具。他們更在三年前一擲千金收購了一個逾百年歷史的高級意大利廚具品牌Balzano,並將這種高級廚具產品引進香港市場。














雖然已經到達了成功的領地,然而鄭渡暻還沒有退下戰線,凡事親力親為,即使到了現在,她還是經常工作至夜深,不會浪費一分一秒。除了不懈的努力,善待員工,唯才是用都是他們夫妻倆的致勝之道。這個創業30年的廚具王國,當中不少是工作逾25年的老臣子,而留住人才的秘訣除了善訥諫言和細心聆聽,更重要是善待員工,好好了解和體諒他們的立場、處境和需要,更要視他們如家人看待,在這樣的關係下才能做出具品質的產品。

事實上,除了建立自己的事業,鄭渡暻亦不忘為自己的國家貢獻。她不單是第一代來港教授韓語的老師,其和藹友善的待人態度更令很多誤認為韓國人粗魯倔強的形象改觀。為了善用自己能操漢語的能力,她積極地在香港推動韓語教學,一周兩次的課堂,永不言休。即使在香港受到沙士侵襲期間,很多韓語老師為求自保回到韓國,但是鄭渡暻仍然不離不棄留守教學,理由很簡單,就是:「我怕連我都離開了,當時我任教的香港浸會大學很有可能會取消所有韓語班,這樣將會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所以我決定留下來。」

無悔離韓 植根香港
在香港度過這30個年頭,已經令鄭渡暻一家視香港如家,也沒有回國的打算。問到如果當日沒來港發展的話,鄭渡暻覺得自己的能力未必可以得以發揮。「由於30年前韓國仍然是一個男權社會,在這樣的環境下,作為女性的我,可以發揮的機會相對較少;即使在工作上,若跟丈夫在意見上有分歧,我也會以他的意見為首,當然有時候,我也會很堅持自己的立場。家庭方面,雖然人在香港,我仍然會讓我的孩子們學習韓國尊敬長輩的禮貌。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