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熙喆 虛心學習香港文化 帶來無窮意外收穫

想快樂地活在別人的國度,首要是學習當地文化;當想要在別人的國度獲得成功,最重要是放低身段,摒棄無謂的執著,虛心學習就是至勝之道。這段說話,正是來港10年的權熙喆的心聲。


Text by Dr Park


權熙喆因為對太太的一份愛,支持她隻身來到香港演藝學院修讀舞蹈課程,怎料這份付出,讓他得到了多份喜出望外的收穫。當中最大的收穫,當然就是來港定居,改變了他的人生。「當年太太在香港演藝學院修讀舞蹈課程,期間她認識到很多好朋友,當中有一位是開設室內設計公司,他正打算開拓韓國市場,於是跟我見面,我們一拍即合,這樣我就移居到香港了。」


雖然現在韓劇在香港相當受歡迎,但是在80、90年代,香港電影對韓國的影響亦不少,尤其是《英雄本色》更加是一齣在當地膾炙人口的電影。「由於這些電影的橋段,令我在來港之前有點擔心這裡的社會治安,感覺香港人就如電影中的黑社會,人人帶著武器在街上走,嚴陣以待。」權熙喆說著時也忍俊不禁。「來到香港以後,情況截然不同。香港社會不單止很安全,更加是一個多元文化共融的城市,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夠在這裡和諧共處;相比起韓國,香港的包容性大得多,也國際化很多。」


在港工作更有發揮

這些年,權熙喆犠牲了跟韓國親友的相聚時間,卻換來了在韓國未必可以得到的收穫。「工作方面,由於我是韓國人,跟韓國客戶溝通時除了更加得心應手之外,我的努力也得到了上司和客戶的認同。曾經有一次,我替公司去爭取一個項目的承辦權,結果因為我的努力得到了客戶的信任,成功爭取了那個生意。我感到興奮的同時,也感覺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


「此外,香港的工作文化跟韓國也有很大的分別。在韓國,工作文化是垂直的,就是每樣事情都講求效率,但未有深思熟慮;相反香港的工作文化是水平線式的,就是做事計畫周詳,無論上司和同事都可以提出意見,有商有量,下屬更不會無條件聽從或回避上司的指令。在香港的工作壓力比較小的同時,上司下屬之間的距離也較親近,至少我們不會以職銜互稱,而可以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權熙喆續說:「家庭方面,我擁有了在韓國不可能出現的家庭生活。幻想我仍然在韓國生活的話,除了龐大的工作壓力,經常加班的工作文化,以及每天下班後的聚餐和應酬,都令我失去了很多家庭樂時間;相比於香港,我可以有多點時間陪伴家人,身體也比以前健康了。」


融入香港,因為我是在別人的地方生活…… 

在香港的生活,除了讓權熙喆得到了許多,為女兒也帶來了幸福。權熙喆的女兒Bona四歲來港,現在已經亭亭玉立,更加能操四種不同語言包括韓文、中文、廣東話和普通話。她除了學會不同語言,更加認識到很多朋友,以及得到同學和老師的照顧。雖然女兒在香港學習到不同的文化,然而權熙喆也希望她可以承傳韓國的傳統。「在家中我們會跟她說韓語,也會在生活上教導她尊重長輩和待人的禮貌,哈哈,還會讓她多看韓劇!」


回看這10年在港的生活,讓權熙喆了解到香港與韓國,無論在社會上、家庭上和職場上事事大相逕庭。「香港社會著重男女平等,也較有家庭觀念,所以男士們也會在家中做家務;鄰里關係也較緊密,更重要是香港人工作都很勤快且有幹勁。」


對香港有著一份情意結的權熙喆,在這裡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生活。事實上,除了香港提供了這樣的一個環境,於權熙喆個人那份謙虛、包容而不執著的個性不無關係。「其實無論是否生活在香港,要到別處發展,首先要明白到是自己移居到了別人的土地上,這時我們就要虛心了解當地文化,積極融入當地的生活,與當地人一起成長,這樣才能於別人的國土上活出另一片天空。」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