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的韓星爸爸

活在香港的韓星爸爸

韓國跆拳道青濤館(Korea Taekwondo Cheung Do Kwan)會長禹忠畢第一次踏足香港已經是27年前的事,當年是1988年。「還記得那年我還是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那時候是五月,天氣已經很熱。那年我剛在韓國龍仁大學畢業,還沒有甚麼人生經驗,因緣際會下,一位我很尊敬的教授推薦我到香港來,肩負在港傳揚我國國技──跆拳道的重任,期望我將這項韓國人的傳統運動在港發揚光大。」

韓國跆拳道青濤館(Korea Taekwondo Cheung Do Kwan)會長禹忠畢

畢竟是剛畢業的小伙子,沒有家累也沒有甚麼牽掛,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回想當年來到香港,最大的困難就是言語不通,尤其是要填寫表格或申請服務的時候,對我來說,完成那份表格比起凌空踢腿,還要困難十倍。」

熱情是解困良方
雖然禹忠畢兩袖清風,但是人在彼邦,言語不通,又要獨個兒生活實在談何容易。不過這些困難並沒有令禹忠畢留港傳揚跆拳道的決心動搖,因為所有困難都被他對跆拳道的那份熱情淹蓋了。「猶記得初中那年我第一次接觸跆拳道,那已經是42年前的事了。自此我便一試愛上。後來教授引薦我來港傳揚韓國的跆拳道文化,我當然求之不得。或者是因為我對跆拳道的熱情和投入,我不單止在教學上沒有出現溝通問題,我更因為教導跆拳道而認識了很多學生,他們也在生活上幫助了我許多,讓我慢慢地克服各種困難。」禹忠畢續說:「至今跆拳道已經遍及全球200多個國家。其實當年教授引薦我,原意是想我將跆拳道引進中國;不過,最後我選擇了在香港落地生根;無他的,因為我經由姨母介紹,認識了我太太,繼而在這裡建立起我們的家。」

事實上,韓國文化席捲香港不過是近十多年的事;在20年前,莫說要開拓中國市場,即使在香港做跆拳道的開荒牛也絕不容易。「20多年前,人們對韓國文化生活的興趣不大,更遑論要以教授跆拳道維生。由於收入不多,就連租房子的能力也負擔不到,所以當時有好一段日子,我們是寄住在體育館裡。我很感激妻子與我一起共度這段艱辛的歲月,而且對我絕對的信任。」

港韓都是我故鄉
否極泰來,憑著對跆拳道的熱誠,今天禹忠畢不單止擁有多間跆拳道體育館,而太太不單止默默在背後支持他,更加在體育館擔綱起與學生及家長溝通橋樑的角色。正所謂虎父無犬子,禹忠畢的兒子在大學畢業後也成為了跆拳道的教練,負責管理他的體育館;至於女兒禹惠林就回流韓國加入了人氣女子組合Wonder Girls,成為當中的成員。作為明星父親,禹爸爸對女兒的身份和工作一直抱持極低調的態度。「在韓國出生、香港長大的女兒,從小就很喜歡唱歌跳舞。後來她在一次韓國演藝公司JYP Audition舉行的香港區選拔賽中勝出,被挑選回到韓國藝能界發展。不過,我從沒有刻意向別人提及女兒在韓國的工作,所以她的身份並沒為我帶來壓力,我只希望能在她背後默默為她吶喊和支持,讓她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不經不覺,明年禹忠畢已經移居香港踏入第28個年頭,究竟將來他會選擇回到故鄉韓國生活,還是留守香港這片自我開創的天地。「韓國有我至愛的家人和朋友,可是在生活上,韓國相對於香港步伐更加急促,而且香港能夠給予我一份溫暖和平安的感覺。要是問我將來會選擇在哪裡生活,我會答你:『一半在韓國,一半在香港。』我也打算從明年開始,春天和秋天回到韓國生活;而夏天和冬天就留在香港,因為兩個地方都是我的故鄉。」

對香港後輩不離不棄
貴為跆拳道黑帶八段的禹忠畢,不單止在香港開設了多間跆拳道體育館,更加在三年前設立了香港跆拳道(攻防)國家隊。八月份更加在印尼進行的一項比賽中得到相當好的成績,而他更希望可以培訓出一班優秀的香港成員,讓他們能在亞洲區爭取到更佳的名次,並以提高他們跆拳道的水準為己任。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