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女人嫁港男日子過得易定難?

韓國女人嫁港男日子過得易定難?

朴世姬和加籍港人丈夫沒有驚天動地的相戀經過,也沒有戲劇性的認識過程,一切都是平凡不過的相戀步驟:從朋友聚會認識,繼而約會,然後結婚。從表面上看,這個愛情故事異常簡單,不過當你細味當中的點滴,便會發現平凡中亦見難度。首先,故事中的女主角朴世姬縱然沒有野蠻女友般專橫,但也不會如大長今般處處以丈夫為首,言聽計從。從小就愛將思緒往不同書本上溜的朴世姬,比一般的韓國女性都獨立自主;而故事中的男主角,也沒有韓國大男人的特質,卻有著一份中國人崇尚的孝道。這樣看來男女主角一凹一凸乃是相當匹配,不過當結婚不是兩個人的問題,而是三個家庭問題的時候,事情就會變得有點吊詭。

朴世姬知道自己性格獨立有主見,所以從小就認為韓國男性不適合自己。

「從小我的個性便很獨立,或者是因為我愛看不同的書籍的緣故,因此影響著我對事物和生活的看法。畢業後,當同學們都積極尋找工作機會的時候,我卻不甘於留在韓國,決定要到世界各地探索和擴闊自己的眼界,最後我來到香港當韓文教師,也在這裡認識了我的丈夫,最終也落地香港。」朴世姬說道。婚前朴世姬已經跟男朋友(現在是丈夫)生活了一段時間,不過她並沒有像傳統的韓國女性那樣,清早起來為對方準備早飯;相反,丈夫卻會跟她一起分擔家務。「由於我的性格太強,加上韓國仍然是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所以我一直都覺得韓國男人不適合我。」朴世姬續說。

~ 關係中的橋樑 ~
朴世姬當然明白自己想要個怎樣的伴侶,不過她的父母卻又未必了解女兒的心事,兩老對於她選擇了一個香港人為丈夫還是有點抗拒。「當時父母知道我正與一個香港人交往,反應相當大,也非常抗拒。由於父母不懂英語,男朋友又不懂韓語,要令兩個不同語言和文化的人互相了解,我就是唯一的橋樑。於是我一方面不斷向父母游說;另一方面,我也不斷向丈夫解釋韓國人的禮教。由於韓國和香港在禮儀上有時候分別頗大,就如吃飯時,韓國人會覺得拿著飯碗吃飯是很失禮的一件事,相反在中國人社會剛好相反;所以在他們雙方見面之前,我各自在兩方面下了不少工夫。」朴世姖續說:「記得有一次我要帶同丈夫參加姐姐的婚禮,那次我極為緊張,除了是父母和男朋友第一次見面,也因為所有家族親友都會出席婚宴,要是丈夫有任何冒失,情況就會很糟糕。幸好,所有事情都很順利,而那次的見面也為父母和男友的關係破冰。」

朴世姬是丈夫和父母之間的橋樑。                               婚禮在加拿大舉行,沒有採用韓國儀式。

~ 改變自己融入生活 ~
一位韓國女性,既要處理好丈夫跟家人的關係,自己也得要同時面對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文化生活。朴世姬家公家姑均定居加國,一有空他們便會到當地探望,然而即使不是一起生活,最初簡單的相處也有令朴世姬不太習慣的地方。「由於韓劇的影響,丈夫父母對我有一定的假設和期望,認為韓國女性就如劇集中的女主角般,溫柔賢淑,體貼入微,勤奮克己。為此我就得要三番四次向他們解釋,那不過是韓劇的橋段,事實並不如此。還有每一次前往加國,逗留兩星期的時間,每天早上我們都會上茶樓吃點心,縱然我不抗拒點心食品,但每天如是也令我有點難耐;加上丈夫十分孝順,有時候會過於順從父母的決定,這點就令我不太習慣。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我明白世上無人完美,我也不例外。更重要的是,當每次有問題,我們夫婦都可以坦誠表達自己的意見,互相遷就與包容,更有趣的是現在我還習慣了吃點心,每個星期總要吃一次,而且更覺得加拿大的點心比香港茶樓的更美味。」

除了灌溉這段婚姻,維繫雙方家庭關係之餘,朴世姬最近還有一項新任務,當然是傳宗接代的問題,她笑著說:「嗯,最近開始有壓力了。」雖然還未有孩子,不過她已為將來的孩子作好打算。「我希望孩子能在多元文化下成長,同時也希望孩子可以在韓國出世,然後在加拿大和香港兩地學習讀書。」

雖然要建立一段異國婚姻,當中是除了有無數的包容,還得要有無盡的妥協。不過,對於朴世姬來說,得還是比失的多。因為這段異國婚姻,令朴世姬和丈夫的天空都擴闊了許多。也由於丈夫擁有加拿大和香港的國籍,所以他們還可以在不同的國家生活和工作,擴闊眼界。韓風在港肆虐,女生都想嫁個像都敏俊的Oppa;那麼,男士們是否也期望可以找到一個持家有道、溫婉嫻熟的韓國女生?不妨聽聽嫁來香港的韓國女人心聲,讓你可以有多點心理準備。

無論任何國籍,要維繫一段婚姻,相處之道還是在於坦誠和包容。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