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坐憂慮的金映蘭

不會坐憂慮的金映蘭

Image by Ben

有人會受著年齡的束縛而裹足不前;有人會因著家累而卻步;更多人會因為一些只有自己在意的原因而放棄一個個眼前的機會。來自韓國的金映蘭雖然同樣有著擔子與憂慮,不過就從來沒到找到半個退縮的藉口,最終換來了一個比任何人都精彩的人生,而這道光彩還繼續發熱發亮。Text by Sor Geum    Images by Youngran Kim 

於2004年已經是兩孩之母的金映蘭,不單沒有讓年幼的子女成為自己的枷鎖,反而毅然向當年任職的國際保險公司申請從韓國調往海外發展,在努力爭取下,她如願以償,首站來到香港,半年之後輾轉再被調到澳洲和日本,最後重回香港,而孩子們也因為跟著母親的步伐而練得一身好武功,並且能操多國語言。

男權社會非韓國獨有
雖然有著海外公司做後盾,不過在新公司的發展將會如何仍然是未知之數,還要顧及孩子的生活和成長,金映蘭坦然也有相當的壓力和憂慮,當被問到:「你不怕嗎?」她便不加思索回答說:「我是不會坐著憂慮的,光是擔心是沒意思的。」

離鄉別井,在不同的文化國度重新生活從來都不是易事,不過對於金映蘭來說,適應異地的社會生活比融入當地的工作環境來得更易。成長於韓國男權社會主義的金映蘭,一直都很明白女性在家庭或工作上該扮演的角色。「雖然韓國女性能夠攀上高級管理層的機會實在極少;但是亦不見得這個社會現象只出現在韓國。事實上,無論在澳洲、日本還是香港,我發覺女性管理層也屬少數;與此同時,每當我到其他國家工作的時候,也經常會因為我是女性而受到不被尊重甚或被質疑能力的不平等對待;每次我總要投入很多心力去建立別人對我的信任和認同。」

與不同文化背景的同事合作過後,讓金映蘭學會了作為上司,聆聽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持開放的思維,廣納諫言,也不可以只顧逼迫下屬來達至工作上的目標。「我不是一個固執的人,也希望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能從工作中找到自信;與此同時,我也在不同的工作環境中學會了情緒管理,這樣的理念與改變,都令我更容易跟來自五湖四海的同事並肩作戰。」

捕捉那一刻感覺
在不同的國度工作後,金映蘭於2009年再次重回香港工作,這次無論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都比初次來港的時候更得心應手。「旅居過這麼多的地方,我還是最喜歡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同時滲著點點舊社會的情懷和景致。尤其是這裡的建築物,新舊共融,絕對是鏡頭下的最佳模特兒。」

在這些誘人的建築物的帶動下,金映蘭愛上用攝影機捕捉這個城市的不同面貎,同時踏上了當業餘攝影師之路。幾年間,她已在韓國及香港舉行了多個不同的攝影展。「最初我只是因為有趣而拍下這些城市面貎,後來有位專業的攝影師朋友給我意見,覺得我的照片欠缺了一份感情。對於這個批評我最初是摸不著頭腦的,也不知道如何去捕捉所謂「有感覺」的一刻。於是我不斷看書,不斷練習,也向專業的攝影師朋友討教。為了訓練自己能夠捕捉到有感覺的照片,我每天隨身攜帶著相機拍下不同的時刻。不斷的練習就是要提升自己的拍攝技巧,如同執筆寫字般操作自如。」

帶著一份憂慮和勇氣難開韓國以後,2016年的今天,金映蘭不單無悔,更加覺得人應該要放眼世界,多接觸不同的文化,所以她也讓孩子們到了英國升學。走過不同的國度,以過來人的身份,金映蘭覺得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現代城市,是一個進軍其他地方的最佳踏腳石。至於她也坦言,在可見的將來她並未打算回到韓國,仍然希望在香港繼續拼搏。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