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尋」韓者 親證韓國蛻變

第一代「尋」韓者 親證韓國蛻變

三十年前的韓國社會仍然非常封閉,沒有K-Pop、沒有K-Dance,更沒有K-Beauty;然而心口掛著個「勇」字的華人,卻視之為機會,不惜勇闖當地成為第一代到韓國打拼的開荒牛,雖然過程歷盡艱辛,但也為生命刻下了一段段黃金歲月,其中一位勇者,就是旅居韓國十七年的吳德雄。Text by Queeny Iu

生於台灣,長於香港的吳德雄,爸爸是上海人,媽媽是台灣人。他的前半生遊走於港台韓三地飄泊無根,猶如蒲公英:「風吹到哪裡,就到哪裡去。」直至退休之年才落戶香港。事實上,13歲之前,吳德雄在台灣的生活都很安定。「當年在父母的安排下,我離開台灣到香港讀書,直至高中畢業,我再次回到台灣升讀大學。」
當年在大學主修國際貿易的吳德雄,一邊讀書一邊兼職導遊工作。「當時韓國社會仍未開放,訪台的主要是商貿旅客;而我雖然不諳韓語,但我以日語溝通則絕無問題。」這份簡單的兼職導遊工作,除了給韓國遊客導賞,也導向了吳德雄在韓發展。那年是1982年,他被公司派往韓國進行市場調查;最初只打算停留六個月,豈知一留便是17年。

吳德雄在港仍然有很多要好的韓國朋友。

最難適應階級文化

回想起初到貴境,衣食住行已經要重新適應,但再困難也不及韓國社會那份根深柢固的階級觀念和排外思想。「韓國社會至今仍然很重視階級觀念,更何況在30年前。當時在公司工作言行都要非常小心,對上司時刻都要保持恭敬,又要懂得觀言察色。還記得有一次我親眼見過上級指喝下屬,還用文件夾當頭拍打,而作為下屬的也只能啞忍,不可反駁。這種階級觀念,也是我最難適應的一環。」吳德雄續說:「除此之外,由於韓國是一個很保護國民的單一民族,加上中國在韓戰期間曾支援北韓攻打南韓,所以當年的南韓人對中國人都表現得比較抗拒,而我亦曾經遭受白眼和冷待。即使表面上他們跟你稱兄道弟,但暗地裡還是會輕蔑我和嘲笑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帶團遊覽,就連地位比我低的同團司機也會對我呼喝。」

飲酒是生存之道

雖然被受排擠,不過吳德雄倒沒想過認輸逃跑,反而更矢志要留韓發展,而驅使他堅決留下的,除了是可觀的收入,更因為對當年仍然非常年輕的吳德雄來說,韓國實在有太多值得發掘和探索的樂趣。為了融入韓國社會,吳德雄明白到除了要遵守當地的社會文化,更重要是能夠與人溝通。現在能操一口流利韓語的吳德雄,當日並不是求教於甚麼名師,而是沉醉於「煲劇」學韓文,再加上與身邊的同事朋友不斷練習,很快他就能掌握韓語,更加認識了很多韓國朋友。經過多年的相處,吳德雄了解到:想要盡快融入韓國人的生活圈子,當中的必殺技就是摸著酒杯底。「想與韓國人打成一片,最好的方法就是一齊去飲酒;這除了是因為韓國人愛飲酒,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們都認為一起喝酒會令彼此更親近。」

旅居韓國十多年的吳德雄,都把自己的黃金歲月貢獻給韓國,但他卻從不言悔。作為第一代到韓國打拼的華人,他見證著韓國的蛻變,當中令他感受至深的就是韓國人對中國人的態度徹底改變。「今天韓國人不單不會輕視中國人,反而熱烈歡迎中國旅客到訪。與此同時,我也非常欣賞韓國人自古至今堅守傳統禮教方面的傳承,而且他們簡單節約的人生觀,也改變了我對生活的理解。」

今天吳德雄已經退休,人雖離開但仍心繫韓國,雖然韓國社會在這幾十年的發展一日千里,社會的意識型態也完全改變,但是對於有意到韓國闖蕩的年輕人,他的忠告是:「三思。」「要真正融入韓國生活,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和代價;但若能克服,我認為是絕對值得的。總而言之,只要肯嘗試融入和堅持,總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穫,年輕人應該趁年輕好好放膽去闖。」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