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裔星廚Judy Joo 寧棄「大摩」入廚房

韓裔星廚Judy Joo

寧棄「大摩」入廚房

作為第二代美籍韓裔的後人Judy Joo,放棄美國金融界的高薪厚職走進廚房,除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更加圓了父親的夢。

Text by Sor Geum

生於美國新澤西州的Judy Joo,既不精於韓語,也沒有甚麼要捍衛韓國傳統文化的抱負和使命;然而,歸根究底她身體畢竟也是流著韓國人的血,輾輾轉轉,她還是跟韓國飲食扯上了關係,還在無心插柳之下,為父親圓了兒時的夢想。

Judy的父親是北韓人,在1950年代因為爆發韓戰而以難民身份逃難到濟州。逃難期間,Judy父親與父母及同行的八兄弟姊妹歷盡艱辛飽受飢餓的折騰,當時於Judy的父親來說,一碗白米飯是何等彌足珍貴。因此在庇護期間Judy的父親時常夢想可以開一間餐廳,品嘗到美味的食物;結果Judy父親沒有戴上廚師帽,而是穿起了醫生袍。當年Judy爸爸在濟州的難民營內得到悉心栽培,因為成績優異而被送到首爾學醫,最後更考取了全數獎學金遠赴美國留學。留學期間,經朋友介紹認識了Judy媽媽,之後二人便定居美國組織家庭。

長大後,Judy雖然一直記著父親的願望,但是卻沒有為父親圓夢的打算。大學時主修工程的Judy,畢業後成為了紐約金融界的尖子,及後更加是摩根史丹尼的要員。在「大摩」工作的五年裡,Judy每天凌晨三時起床工作,經常往返不同城市而受著時差的折磨,日以繼夜與手機和電郵作伴。當然這種透支生命的工作,也為Judy帶來可觀的收入。不過Judy卻沒有留戀,她說:「金錢不能令你感覺富足,它只是一種令你生活方便一點的工具,而且生命實在太短,實在不夠時間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事。」

♦正式闖入飲食界♦

Judy從金融界走進飲食界,其實不無先兆,一切始於媽媽的廚房。小時候,Judy總喜歡看著媽媽烹調傳統韓式料理,後來她到哥倫比亞大學修讀工程,再到紐約工作,這些日子讓她接觸到各地不同的美食和烹調方法,味蕾上的刺激也激起了她對烹飪的熱情。於是她決定走到一所專門教授法國菜的廚藝中心學習廚藝。學成之後,她開始為一本國際美食雜誌《Saveur》設計食譜,並撰寫一些有關飲食文化的文章。2007年她到了英國,一次機遇,她巧遇了有英國「地獄廚神」之稱的米芝蓮名廚Gordon Ramsay,並有機會在他旗下的星級餐廳工作了兩年。未幾,機會又來到Judy身上,她獲邀成為英國著名烹飪節目《Iron Chefs》成為四名評判之一,她更加是首位出現在此節目中的女評判,因此令人印象特別深刻。當她的名聲愈來愈響,她的機會也接踵而來。英國當地的一個大型俱樂部The Playboy Club更力邀她成為餐廳的行政總廚。

事實上,Judy的飲食路也讓她累積了很多獨有的經驗。就如在雜誌工作的日子,讓她認識到不同文化有不同的需要;與此同時,她也以旅客的身份,嘗遍了逾百個國家的美食,再透過自己美韓的多元文化背景和經驗研究出別樹一格的融合菜式。

“金錢不能令你感覺富足,它只是一種令你生活方便一點的工具。”

Judy創作的菜式從來都不是曲高和寡,反而是到處知音,也因為知音而令她在無心插柳下圓了自己和父親的餐廳夢。「其實我從來都沒打算要開餐廳,一直以來都是幸運之神眷顧我。當時因為有人在The Playboy Club吃過我的美食,然後主動商議合作開餐廳,就是這樣我便開了我的第一家餐廳。」

當年決定由金融界走進廚房,Judy並沒有得到父母的認同,「他們覺得花了那麼多心血培育我長大,結果我要走到廚房去,對他們而言實在不易接受。」其實由夢想到實踐,Judy告知父母的方法只是知會而不是商量,所以當他們知道女兒已經辭職轉行,一時間也未能接受。「從小我就很獨立,大學以前都是讀寄宿學校,很多事情都是由我自己決定,所以即使是這個決定,我也是自己作主。」

♦這是我的事業 不是工作♦

今天,Judy已經在飲食界闖出名堂,更加在香港開設她的第二間,也是亞洲首間餐廳。當你以為Judy極具野心闖入飲食界的同時,原來一切又是隨緣。「還記得有一天,一個只有19歲的女孩來到我英國的餐廳吃飯,她因為很喜歡而將我引薦給她的父母,而他們父母正是華人女歌手李玟和她的丈夫Bruce Philip Rockowitz,恰巧他們在香港有一個不錯的位置可以用來開設餐廳,於是這樣我們就一拍即合,而他們的女兒Rachel更為我這家餐廳畫上了一副壁畫,作為紀念。

 我很珍惜每一次幸運降臨,我也會將幸運轉化成機會。廚藝於我而言,是一個事業而不是一份工作,所以我會要求自己不斷努力,每天不斷進步。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