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韓國人 Wataru

半個居港韓國人 • 一份韓國情意結

十年前,是日本文化席捲亞洲的黃金年代;十年後的今天,日本文化盛極而衰,取而代之,就是韓國文化從萌芽發展到成熟的階段,令亞洲各地年輕一族瘋魔著迷。這位身上流著日本人和韓國人的血,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日韓混血兒,就連名字都是一半日語 ─ Wataru 和一半韓語 ─ Yu(韓國姓氏劉)。成長中結合著中日韓三地社會文化,這不單沒有令 Wataru 迷惘於身份認同;反而覺得自己集三地之大成,讓他更方便在香港發展事業。

孩提時就讀於英國國際學校的 Wataru,能操流利韓語、日語、英語和廣東話;然而,除了英語之外,其實他從沒有接受過其他語言的培訓。「因為爸爸是典型的日本大男人,而媽媽也是一位性格剛強的人,他們都希望我學習到兩地的文化和語言。於是在家中,他們會分別對我說日語和韓語,久而久之,我就學會了。不過相對於母親,父親比較在乎我的興趣,縱然他對我有所期望,但也不會強我所難。在這方面,母親就比較執著。兒時她會為我安排不同的課外話動,也要我學習韓國人的文化和禮儀。當時雖然會感覺不是味兒,但今天回看,我反而感謝她的教導,讓我保留了韓國人令人自豪的傳統。」Wataru 回憶著說。

韓國母家♦關係最親
今天,每當有人問起他祖國在哪,這位生活在香港的半個韓國人就會說:我是韓國人。或許你會好奇,何解不回答是日本人?原因是當年日籍父親與韓籍母親在香港邂逅結婚,這不單止造就了 Wataru 在多元文化下成長的背景;更有趣的是,其實 Wataru 逗留在韓國最長時間就只有兩個月,然而跟他關係最親密的,卻又是母家韓國的親友。他說:「母親是家中的長女,數十年前韓國人民生活相當難苦,當時母親要姊兼母職,負責照顧三位妹妹。母親移居香港後,她其中一位妹妹跟丈夫也來到香港,為了方便照顧我們幾個孩子,我們兩家人就住在同一屋簷下,而我跟表弟妹關係也親如胞弟妹,因此我對韓國總是有著一份情意結。」

在 Wataru 的成長歲月裡,他經歷過日本最繁盛和韓國最光輝的年代,他說:「我見證著日韓兩地的發展,也受益於這兩個國家最輝煌的時期所帶來的好處。就如我要在香港開設一間韓國餐廳的決定,也是受惠於韓國的影視行業。當時一齣韓國的電視劇,就令到香港全城吹起一股炸雞熱。當時我剛從韓國度假回來,也迎來這陣韓式炸雞熱潮,加上我們家族過去也有經營餐廳的經驗,於是便趁機與表弟妹們,一起合資開設這間迎合年青人品味和口味的韓國餐廳。除此之外,在韓風的帶動下,在香港生活的我,向人前自稱為韓國人的話,也能得到一點的方便。」

堅守韓國傳統 ♦ 享受香港自由
在母親的督促下,Wataru 接觸了很多不同層面的韓國文化,其中當然有很多 Wataru 不認同的地方,但是在韓國人尊師重道和尊重自己國家民族文化的前提下,還有人與人之間互相照顧和支持的這份執著,卻令 Wataru 感到相當驕傲。雖然 Wataru 喜歡韓國文化,然而他卻認為,當要發展自己事業的時候,相對於韓國,香港仍然是自由得多,最後 Wataru 表示:「將來我也會希望讓自己的孩子繼續定居香港,但同時我也會將韓國人的獨有文化和傳統,薪火相傳,傳承給下一代。」


Comments ( 0 )

Leave a comment